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4|回复: 0

种菜与除草,散文,中国文艺出版社

[复制链接]

8810

主题

901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7172
发表于 2021-2-19 19:4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闲暇种种菜,既得劳作的况味,也有如一种健身的旁门。我的两间旧屋,背倚一座小山,左则是个低矮的土岭,有不少荒土。责任人或许都另有发财途径,也似乎懒得来料理。因而杂草密匝层迭,显得荒凉凄凄的一副样子。我看着路程也不是太远,闲暇无事,便从中垦开几畦菜土,种上点辣椒、豆荚、冬瓜之类的蔬菜。一方面是想起自己种的可以图个新鲜,另外也就此活动活动筋骨,如今的年代,挣钱是游戏,健康是真理。诚然适当劳动有益健康也是真理,闲暇中找点活儿忙一忙,也可谓自得其乐吧。
既然是闲里偷忙,所求自然有限,浇水举锄也只在随意就兴间。几年下来,实物收获当然不会很理想,也许是菜畦周边环境的关系,我发现在这里种菜,几乎就是与杂草比耐心,初下幼苗时每天都要去松土浇水,稍稍长大后,也得坚持除草,有时隔上个三四天没去照看,丛丛杂草就长得比菜苗还要欢腾。拉开架势来梳理时,油然想起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”的诗句,始知朴实的实景描绘才是上乘佳作。长了杂草是必须清除的,不然所种作物可能颗粒无收。五柳先生是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”说白话就是来个早出晚归的杂草大清除,由此可知他种豆的面积不是小数目,古人做事的耐心和劳作精神,值得后人学习。
这片土岭的土质其实不错,是酸性的黄泥土。虽然有多处被人开垦种了一些作物,但总体还是荒芜占着优势。不知名的各种杂草,深处一人多高,长得蓬勃健壮。即使在金秋季节,其枯黄的枝叶和成熟的穗实仍能萧萧而立,风起瑟瑟作响,风住也索索有声,似乎有草籽在裂壳坠落,也好像有昆虫在咬噬着什么,几丛荆棘半潜其间,露着一脸的狰狞。
杂草这个群体,看似柔弱幼小,其生命力的强盛却令人概叹。它们不需栽种,不需施肥料理,能自然而然长出傲视百卉的蓬姿茂态。抗病防虫,传种接代,都凭自己的能力轻松解决。对比于此,人们栽种的诸多作物,则显得脆弱娇柔。没有人为的呵护,无法与杂草争荣。这或许是造物主有意设置的残缺,人们因此不能坐享其成获取所需,而是,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便成为最朴实最哲理的人类生存定律,并由此演绎出精彩无限的社会生活长卷。
人的精神世界是个以真善美为正途,以假恶丑为邪道的世界。真善美需要学习、教育和培养,正如种植作物需要培植和浇灌。假恶丑则好像自生的杂草,诸多时候都能不请自来无师自通。俗话说;学好千日不足,学坏一朝有余。所以,人若不讲自律,脑袋就难免杂草丛生,很容易摔跤。诚然,社会是多元的,我们不能太理想主义,人非圣贤,面对眼花缭乱的现实世界,谁的脑袋里也难免会有几根杂草,关键是要善于梳理和控制,要把自己脑袋中的果蔬、豆荚、花苗培养得蓬勃壮实,有足够的力量抵挡杂草的骚扰。切忌顶着个“草盛豆苗稀”脑袋,左跑右跳,东游西蹿。更不可脑袋里压根就没有豆苗,只长着一团杂草,失去做人的底线。

  赞

   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